【Salazar/Jack】【萨杰】Rum Kisses For Everyone 01

明事理的人都该清楚,传奇只有两种结局——要么早早死掉,换点酒水泪水;要么更糟,像是床下的脏袜子一样被忘记。Salazar很清楚,要是他再不搞出些大动静,也会变成一只没人理睬的旧袜子。

或者现实些,他已经躺在袜子堆里了。“约克公爵”和“铁锚”这样的“正经”地方不再接待他,要是他还想躲开军事法庭,就得离这种地方越远越好。

显然,在他重返陆地前,“海上屠夫”被个毛头小子害得船毁人亡的消息已经传开。恐怕他头发里的海盐还没洗干净,弃船逃跑,留下船员等死的传言就让懦夫Salazar人人得而诛之了。

匆忙出逃使他如今一文不名,蓬乱的胡子和憔悴的神色让他成为窝在海盗酒馆里的另一道影子。崛起必定要付出代价,他可不甘心成为别人一步登天的踏脚石。几个铜板的劣酒就能换来整片海上的消息,明天,一个老朋友即将登陆,而Salazar在等待一个复仇的机会。


————————————————————————————————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现在就站在他面前,醉眼朦胧,摇摇晃晃地撞过他的肩膀,靴子溅起被月光映得发亮的泥巴,一步不停。

Salazar扳过他的肩膀,试图从那双半眯着的眼珠子里看到哪怕一点点波动。这位冉冉上升的新任传奇如今已经是一副船长打扮,脑袋上除了三角帽还多了不菲的悬赏,到处挂着乱七八糟的石头珠子,颧骨上泛着晒伤造成的深粉色。这个天生的玩家已经带着他的满不在乎击败了多少条志得意满的船,然后再像遗忘Salazar一样把他们遗忘在海底?

他不喜欢被遗忘,几乎立刻,忘记了所有的谨慎,他的脑袋里已经产生了鲁莽而不顾一切的复仇的计划。这个古怪的离群船长倒是给他省了不少麻烦,他是个小个子,在船上神气活现,陷在泥巴里就只是个没长开的小屁孩。Salazar不一样,他是个正值壮年的男人,对剑术和近身搏斗几乎和对星图一样精通。匕首在麻雀的脸颊上比划,逼着他一步步倒退,直到脑袋碰地磕上脏兮兮的石墙。“哇哦,哇哦,哇哦!老兄,撞了你一下也不用动刀动枪的吧?”他挤眉弄眼地露出一个惹人生气的笑,好像指着他的不是一把刀。

“也不全是为了刚刚那一下,”男孩语气中虚伪的恐慌使他大为光火,“主要是你长了张适合被指着的脸。”Salazar的阴影笼罩年轻的船长,对着他光滑的耳廓低语,想得到哪怕一阵战栗。这很新奇,他杀了上千个海盗,折磨过的也有上百,但这一次,所有的制造恐惧的技巧都像是落在棉花上的拳头。相反,他沉迷在这个第一次见面就结下梁子的海盗的气味里。盐分,来自海水和汗水,乱七八糟的香料以及浓浓的酒气。他闻起来完全就是个低贱粗俗的海盗,但月亮和那双无情的眼睛对他产生了有趣的影响。

“哼嗯……西班牙口音。”Jack Sparrow艰难地在他的桎梏中扭动,想再灌一口酒,好像这能帮助他思考似的。“哦,噢!屠夫!真巧!”

窝在各个海盗流连的肮脏酒吧和妓院,经过缜密的筹划,好不容易逮到这个灾星,他可不会说“好巧”。

“瞧瞧你的胡茬,要我说第一眼还以为你是‘胖歌女’上的老威廉。”他吐了吐舌头,用下巴示意逃犯的下颌,小心翼翼地避开薄刃。“这么说,你弃船逃跑了?”Jack Sparrow吃吃笑起来,从睫毛底下打量落魄船长,“要我说,我们之间实在有许多相同之处等待你发现。”

如果有“招人恨大赛”,这位俘虏完全可以懒奖金发家致富,不用在海上讨生活了。Salazar的忍耐被短短一句话消耗了个干净,现在他不打算摆出吓唬小孩那一套了。

“闭嘴,你这肮脏的海盗!我和你没半点一样!”他把刀刃压得更紧,在海盗的好皮相上留下一条血痕。“你大可认为我弃船是贪生怕死,但我要让你知道,屠夫总能得到他想要的复仇。”

他的神色一定有些疯狂,麻雀有一瞬间张大了眼睛,下一秒就摆出一副谄媚的笑脸。“这个话题实在是辜负良夜,我们刚刚是不是讨论到我有张适合被指着的脸?”


————————————————————————————

http://wx4.sinaimg.cn/mw690/005FLBColy1fg4z8u2zedj30c83ihafo.jpg


剩下的等我考完试再写(被打

评论(7)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