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artwin】City Lights 02

也就是在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被这位花里胡哨先生当作了清理工。“搞错人了伙计,路过借用下车库而已。”他随手丢下那几页废纸,准备离开,而这屋子装模作样的男主人作为世界上最后一个坚持用纸张写作的人,终于放下了他手上的活计,慢慢直起腰来。Eggsy的问题就在于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闭嘴,而现在被养尊处优的混球当成佣人让他心头火起, “不是谁都是你的男仆,势利眼先生,或许你该换副老花镜。”他洋洋得意地把胸膛挺得老高,准备欣赏对方瞠目结舌的样子。

现在他转过身来了,也确实惊讶。年轻人却只想删掉所有和眼睛有关的内容。

暖黄色的灯光和在玻璃上擦着背的烟雾让一切都模糊不清,像是个古怪的大麻梦。但男孩还是看清楚了,他只有一只完好的眼睛。

当然,这只是个猜测,不过除非是胡克船长或Fury的狂热粉丝,大概也不会有人在自己的家里戴着一边眼罩。鉴于这位绅士没在柜子上摆小叮当或者把神盾局标志喷在墙上,Eggsy像是被戳破的气球,瞬间瘪了下去,那他真的应该道歉。

“对不住……”

“请原谅……”

这位先生的表情由于缺乏了一面窗户而有些难以解读。他或许有些惊讶,但并不愤怒,也没有受伤,大大方方地继续了下去。“今天本来是我和家政公司约定的清理日,但显然对方派来的工作人员在时间规划上遇到了些困难,却让您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了我的草坪上。”他不慌不忙地向窘迫的年轻人走近,让男孩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只想把自己埋进废纸堆里消失。“但这不是我失礼行为的借口。来吧。”他擦过Eggsy的肩膀,大步踏过记录了他苦汗和脑汁的白纸大道,踩在走廊的柔软地毯上,“马丁尼听起来怎么样?”

或许正确的做法是立刻告辞,但今天对Eggsy来说真是相当漫长的一天,磨损了他能拒绝好酒的志气。他整个人陷在大厅的沙发里,小腿被炉火烤的发烫,啜饮着这杯他可能不值得的好酒——这些腐败的上流阶级确实知道如何享受——陷入了深深的纠结。

他从杯沿上方偷偷打量在吧台调酒的男人,动作利落地摇晃调酒器。在对方也在沙发另一端安顿下来时,终于没有忍住哽在喉咙的问题。

“你……我是说,您,是Harry Hart吗?”他都没意识到自己屏住了呼吸,身子也倾斜着,害怕对方逃走一样。

“是的?”Hart先生不太确定似的回答,却也没过分惊讶。他露出了第一个小小的,甚至有些羞赧的微笑,像是从男孩身上看到了什么新东西一样,真正看向他。“请叫我Harry。”

当然他有理由惊讶,Eggsy再清楚不过,自己看起来不像是懂得欣赏Harry Hart作品的那类人。但不管你信不信,这个棕眼睛的作家正是点燃了他的演员梦想的第一个火花。

《废堡》。

一个闷热的夏天,他被Dean狠狠揍了一顿,脸肿得像猪头。这样Gary没法去学校,他不想被盯着,也不想引来警察,落得进福利院的下场。这时候,电影院成了最佳选择。冷气和消遣,花钱买上一张票,就能在黑暗里从早坐到晚。

他对着海报吐了吐舌头,男主演不巧曾演过多部烂片,但想了想能把柏油路烤化的太阳,“为了中央空调”,他说,进了场。

一切都改变了。

事实上,一切都没改变。今日气温为92华氏温度,而明天气温也不会太低。混小子Eggsy今天脸上挂着伤,明天它们也不会痊愈。但是对他自己来说,引用一下,“是爱情让一切看起来不同。”他爱上了电影。

这个故事,说起来十分无趣。一个居住在大城堡里的古怪家族,平静如死水的生活下暗流涌动。但结构却精巧得像时钟零件,齿轮严丝合缝,每一步都顺理成章地进行。跟随Tom,这个家族最年幼的子嗣,最亲密的窥探者,每一个人都无可避免地暴露出隐藏起来的黑暗。最终,这些细枝末节的恶意,将整个家族引向注定又令人惊异的毁灭。

“在那之前,我以为电影是几个演员坐在化妆间里想出的故事。但凭Lane,”他冷哼了一声,“他可没有这个脑子。”Eggsy呷了一口酒,情不自禁地呻吟起来。“这就是我怎么知道了你的存在,互联网和编剧这个新名词。”他还记得互联网告诉他知名导演及编剧,由于严重车祸住院的新闻,或许这就是眼罩的来历。他本该第一眼就认出Harry Hart的。

他的酒伴看起来却仍然有些困惑,“这说不通,你的梦想职业不该是编剧吗?为什么是演员?”年轻人嗤笑起来,“我?我写的东西能让Ryan把午饭吐出来,而他还不过是个不入流的编剧呢。但是至少,我能做得比Lane那个傻蛋更好。”他把橄榄咬在嘴里,讲话也含糊不清,但Hart先生看起来并没受到困扰。

“失陪,”他从书房里带回一叠手稿,“不知道我能不能劳烦你给我正写着的本子提提意见?”

“见鬼的,当然了!”他把酒一饮而尽,扑进了编剧的故事里。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