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artwin】日落大道AU City Lights 01

【Kingsman/Hartwin】City Lights

Summary:没日落大道那么黑,就是傻白甜。一百线演员一个蛋和感受被瓶颈期支配恐惧的一个叔谈恋爱。


他在到这里的第二个周买了它,(曾经是)亮银色的F786,小得像只麻雀 ,被倒了不知道几手,停产的时间大概有Unwin家的家族史那么长。

刚到手时状态还算不错,除了跑起来响得像是Dean的呼噜外,也只有偶尔的过热问题需要他操心。那时候从城区开到郊外也要大概三个小时,这次他只用了一半。

把爆胎的车子急转弯开上小路,Eggsy手心汗湿得几乎要在控制板上打滑,心脏狂跳着通过后视镜盯着黑色追踪机器人绝尘而去,这才确信自己终于甩掉了尾巴。

他的老旧电动轿车耗电很快,且最近有越来越快的趋势。Eggsy看了眼电量提示,剩下的绝不够开回城区。正好,他也不能回去,开进第一个能充电的地方前他就会被那些见鬼的黑色小眼睛逮住。

这场惊心动魄的追逐战对于他的老姑娘来说有些强人所难,它歪歪扭扭吃力地爬着车道,驾驶座上的年轻人则颠颠簸簸地盘算着如何处理这堆烂摊子。

他已经跳过了两次交通工具安全检查,也许是时候让这辆车子寿终正寝了,但然后呢?Eggsy还欠着房租,靠道具组打杂和跑龙套挣得那点远远不够。或许他真的该把东西都卖掉,凑一张回伦敦的穿梭舱票,至少还能多照顾妈妈和Daisy。

曾经他多么天真,竟以为脱离了Dean和他的帮派就能过上自己的生活,梦想就在对岸微笑招手,但这世界可不是像他这样穷小子的游乐场。有的只是放一张折叠床就满满当当的小房间,剥落的墙纸底下不请自来的住户比屋子里的还多。如果有人要问他地狱是什么味道,年轻的Gary一定打开这临时避难所的门让他闻个够,贫穷和失意的味道。

他这时才注意到车道尽头竟有座废弃的停车库,白色的石头砌成,两开的木门。他缓缓把车子停好,惊讶地发现这里表里如一的老派,没有旋转的停车位和打卡计费器,甚至还停着一辆老爷车。货真价实的古董。手工制作,想必曾费了它主人一笔不小的财富。占地得有四个普通悬浮交通器那么大了,落满灰。这倒是不难理解,现在很难把这么大的交通工具开到路上了,它几乎要占两个车道,碰上高峰立马就会被小型交通工具团团围住,寸步难行。在环城公路上兜一圈,恐怕要吃的罚单比公路本身还要长。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虽然毫不实用,异常过时,但在收藏家手里却也值一笔让他轻松几个月的钱了。这辆车子在它原本的主人那里早已失去了价值,却或许能救Eggsy一命。

问题就在怎么找买家了。他走出车库,四处打量这个荒凉的宅邸。你不得不承认,这些老式建筑在美观方面远远把它们畸形高耸的孙辈甩在身后。但当然了,在这种人口爆炸的城市,你可没多少享受美的奢侈。

哈!院子里还有游泳池,他一直想要一个这样的泳池。干涸的池子掩埋在法桐腐败的叶子堆里,只露出沾着泥巴和动物粪便的侧壁。池底是钻来钻去的肥老鼠,把碎叶子踩得沙沙作响,但仍然让人不难想想出曾经的某些夏夜,它在夜色中被灯光照亮粼粼池水的景象。

“上楼吧,”Eggsy几乎被吓得跳起来,他急忙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门没锁,我等了你很久。来吧。”通过二楼的百叶窗,他第一次遇上Harry Hart的眼睛。

没什么人比他更一头雾水了,Eggsy沉浸在那辆老车仍有主人的失望中,小心翼翼地推开前门。出乎他意料,室内看起来并不破败荒凉,和他猜想中与泳池底的老鼠窝相配的场景大相径庭。恰恰相反,壁炉里的木柴在火焰中噼啪作响,地板光可鉴人,家具显然是根据这间屋子量身定做,且价值不菲。虽然各处都透露出一股上流社会的龟毛劲,但这毫无疑问是处舒适的居所。

“到二楼来,年轻人。”神秘的主人打断了他的进一步探索,他站在长得离谱的楼梯顶端,头向房间内一偏就再度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中,根本没给Eggsy解释自己的机会,只得认命地跟从这位先生的指令。

旋转黄铜把手,门内的景象让他睁大了眼睛。

接着他在扑面而来的烟气里猛烈咳嗽了起来。废纸,铺天盖地的纸张。或者揉成团,或者撕碎,全都皱皱巴巴,像是诡异的真菌一样盖满了整个房间,足足要有三英寸厚。

那位先生背对着他,把打字机(老天啊,听听,打字机!)里的纸张也抽了出来,“抱歉房间的状态并不理想。我需要你做的是,请听好,废纸统统扔掉,其它房间简略清扫一下就好。”

真的会有人在自己家里穿得像要出席晚宴吗?就算以前Eggsy不信,现在他也亲眼见到了一位。这位纸张国度的暴君声音温和却不容置疑,仍然挣扎着尝试从思想的尸堆里找出几个还活着的想法。从他的角度能看到茂密蓬松的棕发和裹在西装裤里的长腿,而不是离群索居走向癫狂的老女星。

Eggsy捡起一张纸,“水底。扭动挣扎的人体。窒息的气泡……见鬼!这行不通!”另一张倒是写得满满当当,但笔者用红色的钢笔在纸页上填满了负面批注,“一派胡言!”他看到这些字以全部大写的粗体占据了相当大的空间。下面叠着的纸干干净净,只是仔细一看,排满了在质和量上都令人惊异的丰富脏话。

所有这些,和这位绅士——身着考究的三件套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住处像是宫殿——实在是格格不入。却是Eggsy所熟悉的,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他的室友——松垮的二手西装,东躲西藏的潦倒b级片编剧——Ryan要遭遇同样的折磨,瓶颈期。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