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生人勿近AU

“我能进去吗。”Graves先生气定神闲地坐在Newt的窗框上,好像凌晨敲打二楼住户的窗子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Newt能怎么办呢?他叹了口气,“能。”

我干嘛要回答,这甚至都不是个疑问句。他任劳任怨地爬下床,几乎在窗子打开的一瞬间,Graves就带着一身冬夜的潮湿寒意入侵了Newt温暖的房间,让他狠狠打了个哆嗦。

“希望你明白,Graves先生,”他麻利关上了窗子,盯着Graves在他完美结霜的窗子上留下的大大掌印,“今天我送走了‘所有的’猫。一共6只可爱的,姜黄色,奶油白的小猫,”眼泪又在他眼眶里打转了,“有银河系那么大的漂亮眼睛,毛绒绒又热乎乎,注意,热乎乎的……”

一个冷冰冰的拥抱,从身后裹住了他,而他一瞬间就丧失了语言的能力。“噢,小可怜,而且你哭了,是吗?”这个恶棍把他冰一样冷的完美鼻子凑过来,抵着他的脸颊,摩挲着,“等等,你现在就在哭。”

他又大又宽的手掌抓着Newt的肩膀,尽管他不情不愿,仍轻而易举地把Newt转了过来。“老天啊宝贝,”这个镇定自若的混蛋现在听起来像个初次面对脏尿布的年轻爸爸,手足无措地擦着Newt滚烫的眼泪,“我知道它们对你来说很重要,如果你想留着它们,那我也……”

Newt也没让他把话说完。他狠狠亲了Graves,牙齿磕在嘴唇上。要是Graves也是个会喘气会拉屎的普通人,准会得到几天不消的淤青。

他不是。

相反,他偏头含住了Newt的痛呼,又浅又温柔地吻他,冷冰冰的手指捏着他的后颈,冷冰冰的舌头伸进他嘴里,吮吸纠缠他的,冷冰冰的气息喷在他脸颊上。Newt吻着这个技术层面上来讲已经死了的男人,面红耳热,甚至有一个瞬间忘记了自己用六只猫才换来了这个吻。

Newt贴着他的嘴唇,有些气喘,压低了声音,“你太吵了。”他抿了抿湿漉漉的嘴唇,“我的意思是,你最好让我觉得这个巨大的牺牲是值得的。”

“让你的男朋友不用在每次接近你的时候被六只有爪子和尖牙的噩梦围攻显然是不够的,我猜?”Percival的眉毛可怜兮兮地垂了下去,让Newt想嘲笑他又想亲亲他,“什么才能补偿你呢,公主?”

——————————

生活在平静小镇的腼腆青少年Newt不受家里重视,在学校也经常受欺负,有一夜里认识了新搬来的邻居,Graves先生。自从这位面色苍白的异乡人出现,镇子上就命案频发,但与此同时,孤独的Newt和他越走越近,但心中的疑虑也越来越深。Percival只要吃东西就会吐,会被猫攻击,而且只有得到许可才能进入民宅,让Newt确定了他是吸血鬼,并质问他是否是几起谋杀的凶手,但得到了否定的答复,说坏事都是GG做的。段子是在Newt确定部长身份之后。

开不开车再说吧,继续写结尾估计是be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