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藏]Love Put A Gun In My Hand end

http://psychomath.lofter.com/post/2caf83_ce76917

不管了,考完试再改,先爽再说。



半藏作为继承人,已经随父亲接触各地的生意,但来这样的蛮荒之地还是头一次。

初升的太阳让天空和沙漠的界限模糊成一条耀眼的金线,一切在这红色荒漠上的事物都格外明亮。麦克雷半靠着石头,帽子扣在屈起的膝盖上,头发翘得乱七八糟。他正垂着眼睛检查那把左轮,嘴里吹着老电影里的调子,金色的睫毛在脸颊上投下蝶翼似的阴影。

半藏几乎愤怒于他不堪一击的伪装。每一天,杰西都让这一切都变得艰难,那些活生生的细节,每多看到一点,把他单纯看作一个复仇工具就要难上一些。

他走近了些,杰西顺着他的影子向上瞧,半眯着眼睛笑得很快活,"Howdy,准备好做第二个碰维和者的人了吗?"半藏至少能想到两个先于杰西碰这把枪的人,但他只是冷哼了一声。

能有多难?他会射箭。弓道古老复杂,而枪不过是扣下扳机罢了,真正复杂的东西都藏在枪管里呢。

维和者刚刚在主人手里被摆弄过,还温热着。杰西的手握在半藏的腰上,怎么都不满意似地调整着他的姿势,胸口热烘烘地贴着半藏的背。"好了,来吧。"半藏拍开了他托着枪的手,瞄准,射击。

子弹擦过了玻璃瓶瓶口,半藏没预料到后座力,虽然后来发力,这枪仍然飞了。

他不该任挫败感主宰,但它是位老朋友了。每当他有所失误,父亲苛责的目光用刺着后颈,即使他已经不在了,半藏仍然能感受到刺痛。

"喔,没关系,左轮一开始总让人尴尬。"杰西手足无措地凑了上来,"他妈的每一次。"

"别像哄小孩子一样哄我......"枪手的手又轻车熟路地摸上来,"要看点好东西吗?"

杰西的手从他的髋骨上移开,半藏还来不及放松,就被整个圈进了怀里。他一只手托着半藏举枪的右手,一只手扳起了击锤。

他新生出来的胡茬戳在半藏的脖子上,扣击的动作像一场仓促凶狠的性事,握着半藏的手却烫得像贴着他后背猛烈跳动的心。

半藏以为自己早就看穿了杰西的伪装,鼓膜里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却盖过了枪响。

End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