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藏] Love Put A Gun In My Hand

年龄操作,麦克雷17,半藏15,官方麦爹比半藏小一岁。大地惊雷au。

对麦的比喻没有恶意:(



半藏的向导是个地道牛仔。雪茄的烟气掠过压低的帽檐,脖子上一圈花里胡哨的墨西哥围巾,脚下蹬着的小牛皮靴子马刺锃亮,但亮不过腰上别的左轮。

麦克雷这个人说话总是拖着腔,倒不是他思维迟缓,恰恰相反,在他慢吞吞把牛皮吹得不着边际时,那些乱七八糟的怪念头正在他脑子里一刻不停地分裂繁殖,从地板一直堆到天花板,从关不上的抽屉里涌出来直没到脖子。而他本人又过于热衷于把这些过剩的思维产物一一付诸实践,我是说,看看那个金光灿灿的皮带扣吧。

半藏正为他的上一次突发奇想而闹别扭,但他当然不管这叫闹别扭了,源氏这样的小孩子才闹别扭,他只是不屑于麦克雷的无聊,认为他幼稚的行为正像是一只狗追咬着自己的尾巴取乐,吵闹,愚蠢。

"嘿,"他收回交叠在脑后的双手,靴子也从油渍斑斑的木桌上撤了下去,整个人凑到半藏面前,"瞪食物也是你们忍者的传统?我个人更倾向于嚼。"没等说完就从半藏盘子里偷了片煎鱼排,大嚼特嚼起来,嘴唇油亮地吮了吮手指,脸上挂着无耻的笑容。

又来了。油嘴滑舌,说起话来活像是个四十岁的水手。但半藏已经看透了这层伪装。

"我们不瞪食物,只瞪愚人。"几乎是立刻,他就后悔搭理他了。麦克雷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带着点讨好的意味递过来雪茄。半藏避开一圈牙印和闪亮的口水,"我以前从没想到过会有人傻到整天叼着雪茄却不会抽。"手上麻利地剪了茄帽,狠狠塞回了那张多话的嘴里。

牛仔低头点燃了雪茄,不小心吸了一口到肺里,声音因为呛咳而断断续续,"不公平......咳.......至少我比你多会样手枪呢。"

他收了收腮,品尝着烟气,声音低哑下来,甚至看起来都一脸严肃,让半藏不由得怀疑起他嗜烟的动机,是否和故作成熟的腔调一样,只是为了令人刮目相看而戴上的面具。

牛仔的手指抚摸过枪套,"说真的,你也得学会开枪。那箭筒里的箭总有用光的一天。"半藏转头避开吹到脸上的烟雾。这次麦克雷说的没错,他们离死局帮老巢还有段距离,但箭已经用去四支了。

第四支就插在钱尼的肩上,连着这懦夫一起被马驮走了。要是他力道再大些,准头再......

半藏的脸被扳了回来。麦克雷轻笑着,低沉的隆隆声让半藏的脊柱窜起一股电流,他知道又一个坏主意在牛仔褐色的脑袋里点亮了灯泡。

"所以,要玩玩我的枪吗?"他在烟雾后挑着一边眉毛,压低了嗓子,笨拙地调起了情。


tbc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