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6]短 We Built A Dream Then Everything Collapsed

Morrison慢慢坐起来,吐掉了一嘴沙。离换岗还有一个小时,他口干舌燥,弹弹舌头都能打出火花。
尾椎骨和脖子劈劈啪啪地跟他抱怨冬天的裸地冻得有多硬,这三个小时睡得不舒服,但恢复体力已经够了,那些在他身上做的实验帮了很大的忙,队伍里其他人可没什么超级血清,他最好提前换班。
指挥官又花了点时间,在此起彼伏的鼾声呓语中徒劳地擦掉脸上的浮土,流了几滴眼泪才把沙子冲了出去,清醒了。
Reyes的背影显得很小,不仅因为在这样的星空和沙漠里什么都显得渺小,他还向火焰弓着身子,Jack看不见他的头。空气又干又冷,他的鼻腔酸胀,快下雪了,他向Reyes走去,而他想烤烤火。

"我做了一个梦,"他甚至不等Jack坐下就自顾自地开口了,"我是那个弱点在脚后跟的倒霉伙计。"他没戴那个蠢毛线帽,汗水在棕色的额角闪闪发光,Jack想亲吻那个汗湿的额头。"我不想要它,那个弱点。我手里抓着刀子,把脚踵切掉了,痛得要命,鞋子里都是自己的血。"Jack伸手抹了一把gabe的额头,帮他把帽子戴上,Reyes抓住了他的手腕,"我把弱点杀了,弱点也把我杀了。"他看起来很绝望,绝望又恐慌,而Jack不知道该怎么擦掉那个。"你得从现在开始努力工作,灰姑娘的恶姐姐,别总想着切掉脚后跟了,"他放轻了语气,而Gabe看着他,努力想要相信他,"等这场战争结束,等我们赢了,这些都会过去的,好吗?再不会有什么见鬼的梦了。"

士兵76躺在多拉多的小巷里,身边是倒得七扭八歪的混混。他渐渐醒来,并努力忘记自己是怎样一个该死的骗子。

评论(1)

热度(37)

  1. LEONPsychomath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