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授翻】Made and Remade the Necklace of Songs C6

第五章


Chapter Six


这肯定只是黄粱一梦——Bilbo在踏出袋底洞后就没感觉这么舒服过了——但这确是个美梦,所以他没费心在琐碎的细节上纠缠不休。


他躺在一个舒服得有罪的垫子上,有可能甚至是他自己的床垫,凉爽的床单爱抚着他的皮肤,还有一具结实,温暖得难以置信的躯体紧紧压在他的背上。房间里伸手不见五指,但他却并未对自己身份不明的床伴(男性,当然是男性,如果那团体积可观,靠着他屁股的东西算是一条线索)感到紧张。一条有力的臂膀环着Bilbo的腰,将他紧紧拥住,而他的头枕在那人的另一条胳膊上。一切都如此安全,平和,并且完美地,难以解释地有家的味道。


他们俩朝左侧躺着,贴合得像是抽屉里的两把勺子,Bilbo的胳膊伸过被单,手指和另一只粗糙生茧的大手松松地交握着。有什么东西,他猜是大拇指,轻轻刷过他裸露的手腕,抚过他的刻印。一声甜蜜的吐息略过他的耳畔,调戏他敏感的耳尖,Bilbo清楚地知道那人要开口了,耳语美好的事物,或许甚至会靠过来将它变成一个吻——一个Bilbo将会愉快地允许,


然后回应,之后加深——


他今生从未如此满足过。所以,当然,那是在他醒来之前了。

——————————————————————


Bilbo准备谋杀一个矮人。


在他有刻印为人所知之后,托了Thorin在小河里的关心的福,他就知道Fili或Kili向他们鲁莽的好奇心屈服只是时间问题。他早就接受了此事无可避免的事实,某种程度上来说吧,但是现在,他们的窥探将他从有史以来最棒的梦里拉了出来。


Bilbo远没慷慨到不施以惩罚就放过此事。大厅很暗,炉膛里的火熄为温暖的炭火,Bilbo还睡眼朦胧,但是他仍成功抓住了这个正拉着他裹布的爱管闲事的野兽。


“放手,”他严厉地低语,手指在他扯住的一把浓密的头发上收紧。他的囚徒猛地后退,但Bilbo可没放他走的意思;自由的代价是接受一个十分恼怒的霍比特人的凶狠指责,或是失去一块皮。他感受到了一束胡子编成的辫子扫着他的前臂——那么,是Fili。“天哪,你这个爱管闲事的小烦人精。你到底在想——”


Bilbo坐了起来,在暗淡的火光中眨着眼睛,声音逐渐减弱成了一声噎住的喉音。Thorin正跪在他的铺盖旁,怒气冲冲地瞪着自己的膝盖;他的头发缠绕在Bilbo握紧的拳头里。


“噢!”比放下一个热锅还快地松了手,Bilbo双臂环着自己,完全无话可说。他刚刚管Thorin Oakenshield叫烦人精了,还扯了他的头发。


“我……呃……”


“我道歉,”Thorin粗声说,仍然朝下看,然后清了清喉咙并不置一词地站了起来。Bilbo根本来不及在Thorin离开前拼凑出一个问题,他在阴影重重的


大厅中尽可能快地走开,朝着Beorn的走廊前进,但又没有真的在跑动,就这样消失在了浓重的黑暗中。


“什么……”Bilbo自言自语着,他自己听来声音尖利陌生,然后又说了一遍。“刚刚什么……什么?”


“什么?”Oin在换岗时坐到了火边问,一只手拢着耳朵代替他不见的可怜的喇叭。“嗯?”


Bilbo叹着气挥手赶走矮人的担忧。“没事,真的,没事。抱歉。”


他因为自己的烦恼而招来一声狠狠的哼声,一声Bilbo确定他不应得的哼声,但是之后Oin又咕哝着:“笨蛋哈比人……肯定像根杆子那么聋。”

所有的事情都说得通了。


大概如果他比起Baggins更Took一点的话,Bilbo可能当时就会在他的裹布解开,松松地飞过他身后时冲向走廊,将他的刻印展示给Thorin Oakenshield看,满脸通红地带着一个厚脸皮的笑容。


但是(先把偶然和矮人团队以及巫师外出冒险这件事放在一边)Bilbo确实是个袋底洞的Baggins,就算他是个流着Took血液的Baggins,有时候也需要点时间在他迈出意义重大的一步之前琢磨琢磨。所以Bilbo再次躺倒,双手叠在他疯狂跳动的心脏上,空瞪着黑暗的天花板。这……这实在是有点疯狂。


Thorin在晚饭时具有明显指向性的笨拙,现在奇怪地有了点道理,和他在小河里对Bilbo裹布的极大热情一样。这偷偷摸摸的家伙是想偷看他的刻印,但是至于缘由嘛——好吧,这正是让Bilbo的思绪纠结在一团不可能事情上的地方。


根本不可能,完全不可能,Thorin Oakenshield会认为Bilbo是他的命定伴侣,或者意中人,或者他的心之歌嗓音的主人——不管矮人是怎么叫它的。

他的刻印痒得像是要结痂了,毫无必要地起着提醒它保守的秘密的作用。他都不用解开裹布来记起他的形状;Bilbo牢记着每条细细的红痕,即使他只能猜测它们的含义。


Thorin。

Thorin Oakenshield。


不,不可能。将手掌压在脸上,借此躲开这世上的一切来得一丝清净,Bilbo感受到一种冲动,想要去撕咬他的裹布——将这布料用他的牙齿扯下,将这块磨旧的布料撕成毫无用处的碎片。


他没有,最后,但他确实咬了一下,这个可怕的习惯应该是在他还是个小家伙时养成的。他父亲当然告诉了他足够多次,这有失体统,还会毁了他的牙齿,但是布料在他嘴唇上留下的柔软触感是个孩子气的安慰,就像是一个毛绒玩具或是一首摇篮曲——


一首摇篮曲。


哦。噢,老天。


Bilbo的每一寸皮肤,从他的头顶到他厚厚的脚底,突然之间被虚弱吞没并持续刺痛着。这就像是浸在了一盆滚烫的水中,而Bilbo没能憋住他的惊喘,放下他的手,紧紧地捏住了毯子。他的裹布湿哒哒地贴着他的手腕,被他的口水濡湿;这是与他身上其他火红的皮肤相比唯一清凉的地方。


那把竖琴,和那首美妙地不可思议的歌。Thorin的竖琴,Thorin的歌,用家和舒适的感觉裹着他,那么甜美热情,而他自己的心跳也在旋律中回响。


“心之歌,”Bilbo轻声道,左手平放在胸前。他的心脏跳得像是要努力跳出肋骨似的,就在此时,他的刻印也阵阵作痛。


Bilbo视线边缘跳动闪光的白点在几次深深的,平静的呼吸后才消失——他没有快要昏倒,见鬼的。


“心之歌,”他又说了一遍,声音就像上一次一样轻柔,他的舌头好像能感受到这词语的重量,沉重,绝不是什么能无视的小事。


在那些窃笑声响起时他用另一只手扇了自己的嘴巴,绝望地尝试在他把整个小队的人都弄醒之前让他们消声。相对保密地知晓这个让他世界改变的真相听起来可让人高兴多了。

——————————————————————————


他们的东道主让他们夜里在大厅中安身,考虑到Gandalf关于Beorn脾气的警告,Thorin觉得不管夜晚的空气多么清新,真的退到走廊上可不太明智。幸运的是,大厅够大,有足够的被阴影覆盖的角落,给他自己的白痴行为提供了暂时的避难所。


见鬼的哈比人和他们敏捷的手指头;绳结紧得不可思议,在暗处又杂乱到无法解开。当那些相同的手指牢牢但又不致疼痛地抓住Thorin的毛发,尴尬,甚至是突如其来的情欲组成的漩涡席卷而来,偷走了所有他曾经拥有的思考和表达的能力。


从伙伴们身边偷偷溜走,Thrion更想一个人呆着,避开了睡成一堆,打着鼾的灰色大猎犬,背靠着柱子。他没听到跟在他后面的裸足落在地上的声音,但是这在他们完戏的飞贼确实是个偷偷摸摸的小家伙时可说明不了什么。偷偷摸摸,被激怒后还很暴躁——他尖锐的指责,尤其还被起床气加重,让Thorin的脊柱中产生了完全不合适的颤抖。


缺乏耐心让他变得鲁莽;急需战略改变。


如果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解下那块挡布,那就需要另一种除去障碍的方法了,而Bilbo见鬼地坚守隐私,这可一点也没让事情变得简单。Thorin不想冒险选择火焰,绝不,把它烧焦哪怕只有一点点的想法可没法娱乐到他。刀子应该会安全点,更容易掌控,也不太可能会唤醒他黑暗的回忆,但是仍然很危险,也很难伪装成无意而为。Bilbo很有可能已经戒备起来了,而哈比人飞快的条件反射的自卫,可不是什么能割开布料还不伤到他,不让他注意到的好兆头。或许他可以用些没被注意到的障碍物来达成目标,比如把它和一个扣带缠在一块——


脚步声渐渐靠近,足够安静,却有靴子敲地的声音,让他紧张。不管那是谁,他没有继续向前,也没有如他期望一般让他一个人呆着,却只是在他的藏身之处旁停下了。Thorin怒视他最新的烦恼时,Dwalin可一点也没被吓到。


“晚饭可真是精彩。”他的大半张脸隐没在阴影中,但是Dwalin的声调听起来实在是太愉悦了。“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会看到你浪费美酒的一天。”


Thorin没答话,盘起胳膊,在大衣里缩得更深了,嘟囔着警告。一个意料之中被完全无视掉的警告。


“我知道得够多了,不会问你是不是确定的,”Dwalin一会儿后说,他的大部分幽默感都消逝在僵硬里了。如果那些简略的话语中裹挟着旧伤的阵痛,Thorin是不会提起一个字的。“只有一个原因会让矮人变成一个像你现在这样的傻瓜,除非他是个嘴上没毛的小鬼头。”


Thorin哼了一声,心里清楚他说得句句属实;他现在像个傻小子,那让他怒火中烧。“那你让我怎么办?”


“要我说,你就直接让他弯下腰开搞(bend him over a barrel),但是你也知道我就是这么落到如此田地的。”Dwalin摸索着将他右边的眉毛一分为二的厚厚伤疤,咧嘴笑了起来。尽管如此,Thorin还是忍不住歪着嘴,回以苦乐参半的表情。


“对,我想起来了。”之后还有大量的鲜血,数目客观的拳头和狂怒的诅咒飞来飞去,那个尖叫着的酒吧老板不得不找来了保安。那一晚明显以Dwalin头皮破裂,大声吼着歌,蹒跚着走过埃尔伯,而一个强壮的,头发火红的年轻战士大笑着走在他身边结束。“我假设Bilbo应该会喜欢更圆滑得体的接近一些,朋友。”


“圆滑得体得像是一裤裆都是热汤和被烫伤的蛋蛋?”Dwalin的手重重拍在他肩上,紧紧地坚定抓住。“管你是不是国王,要是你还是这么瞎搞一通,我还是会狠狠揍你一顿。提前警告你一下。”

——————————————————————————————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