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授翻】Made and Remade the Necklace of Songs C4

第三章


Chapter Four

那天下午,他们意外闯入了Beorn的大厅,虽然Gandalf只将将赶在日落前才说服换皮人欢迎他们的造访。四面坚实的墙壁,遮风避雨的屋顶和一顿丰富慷慨的美餐很大程度上增强了Bilbo的幽默感,即使Thorin在他们开吃后几乎成功将蔬菜汤,一碗蜂蜜,两大杯蜂蜜酒洒到他身上。

Bilbo非常乐意原谅他不寻常的笨拙,即使他总是那唯一的不幸受害者;毕竟,被座狼撕咬后确实可能会有一点点手抖。Thorin增加的骚扰行为和他的尴尬一样明显,这些让Bilbo备受煎熬;一位矮人的骄傲,尤其是一位矮人国王的骄傲,实在是一件敏感的事。

并且如果Bilbo坚持要帮Thorin倒酒,比起协助他,只能用同伴之间友好互助来搪塞过去。Thorin,毫无疑问地,不会对任何接近公然示好的举动有什么好反应;Bilbo得做得更机灵些,就算他在双手颤抖着给Thorin胡子里,鼻子上,和眼圈周围的紫色的淤痕上敷止痛膏时也一样。

机灵还是得来了一道探寻的目光,不仅小心翼翼,还是Thorin嘴角扭曲的微笑最明显的提示。它让Bilbo想起了他们在凯尔岩上分享的那个时刻,并肩而立,埃尔伯孤傲地耸立在远方;让他想起了Thorin的话语,和他出人意料却备受欢迎的有力拥抱——他的接纳。

我这辈子从没错得这么离谱过。

在Bilbo胸中扎根的感受比Beorn巨大的炉膛还温暖,而且短期内没有即将燃尽的迹象。
——————————————————
Thorin笨拙地将另一杯又甜又烈的蜂蜜酒晃洒到桌上,却一滴也没能沾到哈比人的手腕时,Balin几乎要掩面了。得有人在可怜的Bilbo搞得一身奶油前做点什么了。

考虑到他们同伴的平均智商,甚至是基本常识,Balin基本没对会有任何除了他之外的其他人站出来抱什么希望。

很明显Bilbo为Thorin倒酒,更多是为了自我保护。尽管如此,点亮Thorin双眼,勾起他嘴角的微笑还是让Balin叹气了,灌酒时变得有点多愁善感。

这可不是迷恋那么简单,简直再明显不过了。

心之歌的嗓音主人来自另一种族这种事情并不是闻所未闻,尽管他确实没想到这种怪事会发生在Durin家族。人们通常认为这是某个家族分支中有混血的标志,但是Thorin追溯到好几代以前的所有祖先都是矮人。

他们的Baggins先生的能力比他表现出来得多得多————Balin在这个小家伙冲向他们的小马,目光闪亮,在身后像是挥旗一样挥着合同时就了解了。

可能有点奇怪,可也很棒,并且Balin确信,这事的结局不会只是烈酒和旧忆那么简单。

在这段黑暗,艰难的时间,成就好事用得上一点助攻。 
———————————————————— 
“Thorin,过来一下。喏,拿着这个。”

“Balin?你从哪——我非常确定这个丢失了——”

“花了点力气从哥布林城那里弄出来的,年轻人。可能有几个地方磨损了,但是仍然好好的。还是囫囵的。”

“还是……对。嗯,有点磨损了,但是完整。谢谢你,我亲爱的Balin。”

“啊,好好利用它就是谢我了。”
——————————————————-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