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授翻】Made and Remade the Necklace of Songs C2

第一章

Chapter Two


“我们能不能不——”Thorin突然停下,手掌从Balin的迷雾山脉地图上滑落。他们的路线,他们的旅途,甚至是埃尔伯,都因这个绚烂夺目的瞬间被他抛之脑后,整个世界只余这一缕嗓音,清亮高亢如同水晶,掩盖了他突然响如雷鸣的心跳。
    
“Thorin?”Dwalin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肩膀,把他从某种将他深深迷惑的咒语中摇醒。尽管,他仍然能听到那声音,温暖着他,舒适感像是填满空炉膛一样充斥他的肌肉,让一股由毫不相干的东西——深耕过的土地,新烤的面包和野花——混合而成,但可爱怡人的味道填满他的鼻腔。

“我很好,”他粗着嗓子说,并以所有先祖之名起誓,所言非虚。他很好——从没这么好过。那声音,他的心之歌…

他眨着眼睛,回了神并沉着下来,Thorin不敢看向他的其他同伴们。不远处,在热腾腾的食物,笑声和柔和的歌声之间,在那里,他知道,从骨子里知道,更深处如是。

他急需控制住自己,立刻。Thorin Oakenshield不会当着他同胞和同伴的面表现得像个跌跌撞撞,意乱神迷的少女。

Thorin把一根手指压在地图上,总算理清了自己纷乱的思绪。事实上,他们不久就要去征服危险的高山。“就按你的建议来,Balin,咱们走这里。”
     
他没注意到同伴们脸上一闪而过的担忧,只专注于订下方案,基本上就是盯到他们中的一个表态。

“行,”过了一会儿Balin说,凝视Thorin,眼中闪着光,好像什么都知晓,并仔细地将地图从被他们选作桌子的石头上滑过。“如果天气好下去,我们在明天夜幕降临前就应该到达这里,这座山峰的背风处了。一个等Gandalf的好地方,还能挡挡北风。”
   
“够好了。”那地方确实如此,真的;Balin比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都更了解荒野和迷雾山脉。他们有一个计划,一条白天的行军路线——他们准备好了。或许他可以稍稍瞥一眼…

只一眼是不够的。Thorin退缩了,手掌用力擦过脸颊,盯着围挤在跳动的火焰旁,全然放松的同伴的轮廓。他竭力倾听,想完完全全地确定,但当然,他知道真相。知道这个,他就不能再欺骗自己,不能否认事实。这本不可能发生,但是它确实发生了。

Mahal保佑他——那个半身人?

——————————————————————————————


第一哨糟透了,这还是不算看守时整日跋涉后的困意席卷而来,而其他人还都蜷缩在他们的睡袋里时的说法,第二哨甚至更糟。Fili拍开了戳着他肋骨的鬼东西,不情不愿地被从一个特棒的美梦里拖了出来;那替他赚了更重的一击,重到把他打蒙了一会才完全醒来,让他恼怒地嚷嚷着。

“快滚起来,”Dwalin边从低头逼近边低沉地说,在堆积起来的热碳的黯淡红光中显得格外冷酷。“换岗了。”

“好,行,我起来了,”Fili总算醒了,他的声音因睡眠而干燥,像沙石一样粗砾,他兄弟的胳膊肘还狠狠捅着他的脊柱。“Kee,醒醒。换咱们守夜了。”

“嗯,醒,”Kili咕哝着说,在毯子里像条象鼻虫似的蜷起来,然后在Dwalin的靴子狠踢他小腿时猛地弹坐了起来。“啊!我——靠——什么——”
    
“穿好衣服,你们两个烦人精(Button it,you badgers)”Dwalin摇着他的肩膀,憋住了一个能打掉下巴的哈欠,粗壮的胳膊在可怖的黑暗中看起来比起血肉和皮毛更像是岩石。“闭嘴睁眼,要不然连座狼都会是你们最小的麻烦。现在,起来。”
    
有点手忙脚乱,但是兄弟俩还是马上按吩咐做了,离开了舒适的铺盖和温暖的营火到营地边缘巡逻。他们检查得很慢,也很彻底(在小马事件后,再次检查成了他们最注意的事),但是森林很宁静;很快,他们一起在一块巨大平坦的石头上安顿下来,继续放哨。
    
而那就是他们舅舅找到他们的地方,就在不久之后。
      
Thorin没溜到树林里放水,而是快步走向他们的哨岗。两兄弟坐得更直了些,带着期待和些微的小心翼翼注意着这不寻常的接近。

“Kili,继续放哨,”Thorin说,声音低沉严厉。“Fili,过来一下。咱们必须谈谈。”

“我可什么也没干,”Fili不假思索地说,但他的理智遭受着深夜的折磨,而Thorin周围的空气骚动着,像是件阴沉的大衣似的裹着他。Kili伸出手,捏了捏他的前臂,无声的支持和警告都包含在这一捏里。

Thorin深深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而且这听起来一点都不可疑。我没打算教训你们,小子们——最好别让我觉得你们应得一次。Fili,来。”

“好的,舅舅。”Fili从石头上跳下来,飞快扫了Kili一眼,但他的表情和Fili的一样困惑。没有解答,所以他跟着Thorin走入比他们的哨岗更远离火光的暗处。

茂密的森林中,深沉黑暗的阴影笼罩着他们,Thorin的眼睛在头发的覆盖下看起来像是两汪幽暗的潭水。Fili没有在审视下烦躁不安;说实在的,他最近真的没干任何值得斥责的事,而且据他所知,Kili也没有。

“我要问你一些问题,”Thorin开口,几乎是在耳语。“并且原因和你无关。就只是回答,之后对这次谈话保密。你能做到吗,外甥?”

这是个询问,而不是命令,所以Fili给了它应得的严肃考虑。过了一会儿,他点头了,在黑暗中勉强可认。“可以,当然。我知无不答。”

“很好。”他没料到会有一只大手拍在他肩上,但仍然绝对欢迎这样的接触。“你和你弟弟晚饭时坐在那哈比人旁边。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什么不寻常的地方?他在痛饮前说过什么没有?”

“我们当时在讨论歌。”在所有Thorin可能问的问题里,Fili可没料到这个。他被惹毛了,虽然只有一点,但他舅舅竟然仍在暗示他对Bilbo——他们的小飞贼只要适应过来其实是个好伙计——的反感,甚至还有不信任。“哈比人和矮人的饮酒歌,其他歌谣也聊了聊。”
    
Thorin很安静,像雕塑一般静止着,Fili换了换重心。有什么地方很古怪。
     
终于,Thorin发话了,即使每个词都听起来僵硬古怪。“其他歌?像是哀歌,或是心之歌?”
    
原因不关他的事,就像他被直接告知的那样,但那不代表Fili没燃起好奇心。“对,但是Baggins老爷没听说过心之歌。不同于声音,哈比人们的是一种小刻印——一个名字被印在他们的皮肤上。有趣的小家伙。”

“一个刻印?”如果除了他同族之外的人像这样突然抓着他的胳膊还把他像个洋娃娃似的摇来摇去,Fili很难不猛地把他们甩开。和Thorin一起,他只不过有点紧张,抓着他舅舅的手肘站稳了身子。“一个名字?在哪?”

“我不知道——Bilbo没告诉我们。”Fili像是被抓住时那样突然地被放开了,他看着Thorin来回踱步;他手臂不安稳地摇摆中有着失望。他们舅舅行动之间通常很是优雅利落,但有什么让他失衡了。“说真的,我们都不确定他到底有没有一个刻印。很显然,有些哈比人天生就没有刻印。天生的单身汉,他说的。”

“太好了,”Thorin嘟囔着,即使它听起来完全就是“行。那回去放哨吧。”

在Fili能说出任何一个词之前,Thorin已经目不斜视地阔步走向营地了。

返回哨岗的路上,Fili心不在焉地挠着胡子,回想着这诡异的对话。Kili早就满怀期待地跳起来了,在石头上敲着脚——Fili在加入他兄弟前考虑了几个对保密的可能解读。

“他问了关于Bilbo的事,”Fili在Kili撺掇他之前就说。“问咱们吃晚饭时候说了什么,和其他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好诡异啊。”

“那么,来吧。”Kili和他肩并肩,神神秘秘地挤在一块。“还好我是咱们两中聪明的那个,说说看。”
—————————————————————————————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