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卢】Long Ride Led You To A Wrong Answer 01

他能感觉到卢克飘忽打量的目光,欲言又止地玩弄自己的手指。

韩知道是什么在困扰卢克——一个他们之间的终极问题,一个玩了太久的猫鼠游戏。

韩从灰色的公路和绵延的白线上短暂地移开目光,“想谈谈吗?”他们认识得太久了,大象也在房间里呆了太久。它膨胀,膨胀,即将把他们连同这台车子踩扁。

“我不知道,你想谈谈吗?”他心烦意乱,额角和脸颊压出的睡痕还在发红。在手指间转了两圈,又把问题抛了回去。

韩无意识地挠了挠包裹手腕的布条,后悔没准备混音带。他摇下了车窗,想释放掉车里紧张的空气。

现在是夏天,蝉鸣和草汁的气味跟着撩动头发的风一起填补了尴尬的沉默。静电把男孩的金头发搞得一团糟,他的眼睛盯着空调口,陷入了虚空。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跟现在截然相反。

首先,那是个冬天,圣诞节假期开始的第二天,细碎的雪花还没落到地上前就化了。但这并不特别困扰这个南方小镇来的男孩,韩把车开过来时,他裹得像是个毛线团,正伸着手掌去接雪花,把它们凑到眼前观察。“后备箱开着。”他看也没多看那孩子一眼,立刻摇上车窗,生怕跑掉一点车里的暖气。

韩要去南方跑点买卖,而卢克要赶回农场过圣诞,他们共同需要的是一辆可以合租的便宜车。

“嗨,”年轻人快活又笨拙地跟着冰冷的空气和细碎的雪屑一起挤进车里,在毛线中挣扎,扯着围得过紧的旧围巾和花色老气的毛线帽,“我是卢克,圣诞快乐。”他有一双真诚的蓝眼睛,在被雪地漂洗过的光线中颜色有些过浅,这光线在他刚被从毛线中解放出的头发释放的静电上跳舞,像一只毛绒绒的小狗,年轻又可笑,同时又可爱到让人有点生气。

“韩,”他已经转过头去看路了,“你九个小时,我九个小时。没问题吧?”

卢克尝试跟他搭话,但他的话题仅限于学校和农场,两样都没法引起韩的共鸣。轮到他开车的时候,卢克又紧张到只能集中注意在不把他们两个害死上。最后他终于筋疲力尽地放弃了,在睡眠中抵抗绵延不绝的呕吐欲,放任这场旅途沉浸在心照不宣的沉默中。

他在农场门口放下男孩,这里已经暖和多了,足以让他屈尊摇下车窗,传授一下人生经验。

“嘿,小子。”他看着男孩手忙脚乱地一边扶着摇摇欲坠的箱子和双肩包,一边围上那条看着就能让人窒息围巾。“你说以后想去纽约?有时候你和一个人一起旅行之后仍然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相信我,这对你最好,开始习惯吧。”

然后他留下目瞪口呆的男孩和一串尾气,扬长而去。

他说这话的时候可没想到这是个多小的小镇。

正如他一直相信的,生活确实是个婊子。“说真的,这里就没有圣诞节营业的旅馆吗?”他在镇子里提着箱子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太阳成了一个模糊的橙色光点,而他仍没找到落脚的地方。已经在酒馆用薯条和汉堡解决了两餐,韩正喝着一天当中第三杯威士忌。

“没有,伙计。梅和马丁带着孩子出去度假了,圣诞节假结束前都不回来。”老板在柜台后头有一搭没一搭地擦着杯子,一边偷偷瞄着电视上的比赛。突然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嘿,卢克!”

韩几乎立刻僵在了椅子上。

“学校怎么样,北方很冷吧?”男孩一路打了几个招呼,靠在他左手边的吧台上,韩从杯沿上偷偷打量着他冻红的脸颊和过大的夹克。“还不错,我走的那天下了雪。运了你要的土豆,需要我帮忙搬到仓库吗?”

老板笑了起来,“不,让杰去搬吧。”然后他突然想起了韩,冲他点了点头,“哦,卢克,你们农场还有客房吗?”

他一定刚进来就注意到韩了,但是“完全的陌生人”,哈?现在他转过脸来上下打量着韩,“没问题,谁都有可能碰上雨天嘛。”脸上带着太过宽阔的笑容,让韩汗毛倒竖。“是吧,陌生人?”

现在换他爬上副驾驶了,在小货车的座位上姿势别扭地抱着箱子,鼻子里都是泥土的气味。卢克在那辆小轿车上的慌张不见踪影,看起来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维持着尴尬的沉默,在十分钟后,韩放弃了,“所以……”而卢克大笑出声。

他可以看见卢克嘴边的纹路,在灰蓝色的车厢里显得格外颜色鲜明,整个人被不带恶意的报复快意点亮。比起在车上那个无趣的乡下老好人可有趣多了,“嘿!”韩放松下来,“我猜这就算扯平了?”

“差的远呢。”卢克几乎笑得打嗝,但奇迹般地平稳行驶着,开过种着橡树的道路。他们在黯淡的天光里已经能看见农场的影子了,转了一天又回了这。

韩看着遮光板上夹着的合照,猜想他们可以比“完全的陌生人”更进一步。

———————tbc—————————————

那次因为几老师吐槽灵魂伴侣梗,所以想写一个套路外的灵魂伴侣AU

起不出名字,先用这个吧……

几乎百分百是坑。

评论(1)

热度(15)

  1. AveCherPsychomath 转载了此文字
  2. AveCherPsychomath 转载了此文字